LIKE THIS

主坑文豪野犬,杂食。过激涩泽吹。

坑不在热,有粮则行。

粮不在多,好吃则行。


【陀总生贺】我把我客户的颅骨拿走了

※别打我,至少别打死我……

※断头安利《人类砍头小史》

※感觉跑题加OOC了……


是的,没错,我知道这荒谬极了……但事实确实如此。

那天晚上月光亮得很。


涩泽龙彦的墓碑啊,简直和电影里那些早逝贵族小姐的一模一样。大理石的玫瑰花和藤蔓枝叶牵连,从纤细的花体凹字上头绕过。那名字我怎么不熟悉呢,死屋的多少资金来自于他为那些情报所付的报酬啊。如今我们两个双手沾满鲜血的罪人又见面了。

一个在棺材里,一个却拎着掘墓的铲。


太狡猾了啊,涩泽先生。地面上的人来来往往,世人的罪孽千姿百态,聚光灯明明暗暗,您居然未等落幕就先行离场,连节目单也不看一眼。独自一人在地下睡得这么好,留下异能替您东奔西走去满足您那近乎恶意的收藏癖,真让人来气。

我这儿还揣着满怀好戏的剧本等您赏阅呢。


要是说完全没有负罪感,绝对是骗人的鬼话。就算是唤醒公主的王子,弯下腰时也会有所迟疑吧。更何况我要做的可不是那种无聊的事。

斩下人的头颅,还是曾经与之对话的人……即使曾经亲手把数不清的人送进天国或地狱,依旧感到片刻的恐慌。但已经沾满活人鲜血的双手,再添上死人流干的血迹或许也无妨。

为了添一笔精彩至极的余兴,再将您从幻想的虚假深渊救出而已。


说实在话,即使是死掉的、安安静静的涩泽君,要取下其头颅也并非易事。因为是刚刚下葬,棺材里的鲜花还没有全部枯萎,衬着虎爪留下的深可见骨的抓痕,若是画成油画,想必是足可以装点小姐闺房的作品。我之前从未想过手术刀可以锋利如此,划开颈后的皮肤不比拉开一条拉链困难多少。或许也因为已经死去多时,血液已经凝固,场面相当干净,唯一的困难是颈椎。咬着手指看着那块白色石灰质思考了半天,最终还是决定将刀尖插入第三四节撬开。对于我这种天生体质虚弱,手腕没有多少力气的人来说,涩泽君实在是死后也让我费了很大精力。活着的时候麻烦我到处为您搜集情报,现在死掉了也不愿让我轻松一点吗。在这样的深夜里,就着月光在坟墓间,实在是适合老鼠做的事情。

不由得嘁嘁笑了起来。


其实我最开始的时候是带来一块白亚麻布的——就是以前常常用作裹尸布的那种——我总不能直接拎着一颗人头走出墓地,碰到夜巡的守墓人可就不好了。可是当那颗头真真正正,切切实实地落到我手里时,我却突然觉得那块白布实在是多余之物。涩泽君生前引以为傲的白色长发,死后也没有枯干的迹象,从我手里像水母的触手一样丝丝缕缕垂落下来,好像我放开手就会浮向平静的海面,不,夜空似的。与这景象类似的一幕几年以后我也确实见到了,不过主角已经损毁,和这一刻在我眼前出现的幻象有着截然不同的美感。我并非莎乐美,也并非犹嫡,但我现在确确实实拿着一颗人头了。或许对于涩泽君我应当慎重一些,用银质浅盘盛起来,仅是看在那张脸的份上也是不过分的,一张用人工的和平掩盖了惊惧的脸。总之是不适合被包裹起来。

看来我提供给他——而不是龙之密室的最后一条情报还是很有用的。


至于下一步究竟要把这颗艺术品托付给谁,又该以怎样的方式将其归还给主人在地面上的代理人,这些之前计划得清清楚楚的事情,那一刻起居然全像是被浓雾遮蔽了似的,手里这颗头简直是蛇发女妖的变形,拥有着迷人心智的魔力。

但不管怎样,得先想出个办法把这颗头包好带回去,在不弄乱头发的前提下。

也算是最后一点尊重。


双星和宇宙尘埃。

文手真的太痛苦了,除了表情包之外啥也不会画啥也印不来。
于是大晚上倒腾倒腾并不是很久远的过去,算是一点总结。

我记得好像比一切起始更不久远的过去我提过一次。最开始那个成为基础的双星系统究竟是怎么形成的我没有想过,当然也就更没有探究过,这当然是一个相当大的缺点,然而应该并不致命,所以我现在就先不管它,说不定它和光自上帝口中一同出生。
反正有一天,一颗杂食性尘埃,不会发光也不会发热,固定的轨道也没有,就这么宇宙一个角落里,在几个星系之间飘来飘去,任凭多个引力场作用于它——当然平行四边形定则它还是遵守的。没有什么想法啊计划啊,蛮随意蛮颓的。
就这么一颗尘埃,什么也不是,随便哪一个卫星掉下来的碎片也比它大一些,宇宙望远镜精度小一点没准就看不见的东西。
就这个东西,不重要也不觉得自己重要的东西,有一天就看见一颗星星了。
美丽的,银白色的星星。不知道距离几千万光年,向这颗尘埃投下了光芒和万有引力。
尘埃当然是不自主的,肯定是不自主的,就算把它弄到小行星带里它也不算什么。自己是带上负电扔到平行板电容器里都能忽略重力的存在,要过去就过去吧。
反正以过去的经验,这颗星星肯定远的可怕。接触也不必说,连让对方注意到自己也是不可能的。要离开也是随时可以的。
这种星星是从来不在意自己有多少卫星的,反正卫星多的是,永远有一大群一大群,远远看起来像顶草帽。。
尘埃心里酸酸的。
哪怕不能成为这样的恒星,起码也想成为会被注意到的存在。可是您看我现在,什么也不是,什么也牵不住我,我的确自由。
可是浪荡子最后总要想家,就像有钱的单身汉大多想娶位太太,心底要的不是女色是壁炉的暖。
尘埃缩缩不存在的脖子。
这儿挺冷,和之前那些星系不太一样。
而且还……
安静。
尘埃不是没见过别的星系,也都美。那些都有巨大的星云,原子吵嚷行星碰撞,辐射四散,一片无统一秩序的欢乐。
可这儿安静得像宇宙街角大雪过后的礼拜堂。两颗无声的银白色带着身边的大小相仿的同伴旋转,电磁波规则如诗章。
那根本就不是一颗恒星。
那是个以双星系统为基础的星系。
“有新成员过来了哦。”

浪荡子带着低烧,爬上吱呀作响的楼梯回到家。

反正就是这样了。
双星系统多了一颗小小的,有那么一点点光和热的卫星。

@游魂屋  @尹若晖
谢谢你们。

【高亮!!!!!】这是一个印量调查

少女们!!!
我们那个拖了这么久的果陀《1984》世界观合志……
终于大家都肝完了……
所以请有意向购买的旁友们评论一下……
爱你们♡

完成稿。
那个让我怀疑自己精神崩坏的梦也可能哪一天会写出来。
我后悔了,底下应该写“而令吾流滞于此”的,然而没有勇气再画一遍了红笔已经不够用了。

扔个进度。
灵感是和烦凡谈过的一个梦。